肾脏病与男科杂志

案例报告
:2017   |  :4   |  问题 :1   |  :26--28

IgA肾病合并非典型性抗肾小球基底膜疾病


T Balasubramaniyan,Jeyachandran Dhanapriya,Thanigachalam Dineshkumar,Arcot Thanjan Maasila,Srinivasan Arivazhagan,Dhanasekaran Rajasekar,Ramanathan Sakthirajan,Natarajan Gopalakrishnan 
 印度泰米尔纳德邦金奈市马德拉斯医学院拉吉夫·甘地政府总医院肾脏病研究所

通讯地址 :
Jeyachandran Dhanapriya
钦奈马德拉斯医学院拉吉夫·甘地政府总医院肾脏病研究所-600003,泰米尔纳德邦
印度

抽象

抗肾小球基底膜(抗GBM)疾病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其特征是新月型肾小球肾炎,肺部出血以及与该抗体结合的循环抗GBM抗体的存在。αGBM中发现3条IV型胶原链。 IgA肾病(IgAN)是全球范围内最常见的原发性肾小球肾炎。先前尚未报道非典型抗GBM疾病和IgAN的同时发生。我们在这里报告了两名女性患者,他们出现少尿,高血压和肾功能衰竭。肾活检显示新月形肾小球肾炎和沿肾小球毛细血管壁和系膜IgA的明亮线性IgG染色(3+)沉积在免疫荧光中。 ELISA和免疫印迹分析均显示抗GBM抗体的血清学阴性。因此,诊断为非典型抗GBM疾病伴有IgAN重叠。两名患者均接受血液透析,静脉内类固醇和环磷酰胺治疗,其中一名患者的肾功能得到改善,另一名患者进展为终末期肾脏疾病。



如何引用本文:
Balasubramaniyan T,Dhanapriya J,Dineshkumar T,Maasila AT,Arivazhagan S,Rajasekar D,Sakthirajan R,Gopalakrishnan N.


如何引用此URL:
Balasubramaniyan T,Dhanapriya J,Dineshkumar T,Maasila AT,Arivazhagan S,Rajasekar D,Sakthirajan R,Gopalakrishnan N.非典型抗肾小球基底膜疾病叠加在IgA肾病上。 J Integr Nephrol Androl [在线丛书] 2017 [引用 2021年1月30日]; 4:26-28
可从:  http://www.topworldnet.com/text.asp?2017/4/1/26/201277


全文

 Introduction



抗肾小球基底膜(抗GBM)疾病通常是通过针对非胶原(NC1)结构域的高滴度的IgG自身抗体来诊断的α循环和/或肾脏活检中有3种(IV型)胶原蛋白。[1]非典型抗GBM肾炎是一种罕见的变异,其特征是肺部受累,并且常规方法无法检测到循环的抗GBM抗体。[2]我们在这里报告了两名非典型抗GBM疾病和IgA肾病(IgAN)并存的患者。早期使用皮质类固醇,血浆置换和环磷酰胺治疗可能会预防不可逆的肾脏损害。

 Case Reports



Case 1

一名68岁的绝经后女性,已知高血压已有2年,向我们表现出双腿浮肿,呼吸困难,并减少了1周的尿量。她否认有任何发烧,皮疹,咯血或肉眼血尿的病史。检查显示脉搏率为80 / min,血压为180/100 mmHg。系统检查正常。调查显示尿液分析:4+蛋白尿大量红细胞/ hpf;尿蛋白肌酐比值(PCR):10.2;血红蛋白:9.7 mg / dL;血尿素:160 mg / dL;血清肌酐:8.9 mg / dL;校正血清钙:8.1 mg / dL;血清磷:6.4 mg /天;血清尿酸:7.8 mg / dL;血清钠141 mEq / L;血钾:4.9 mEq / L;血清乳酸脱氢酶:200 U / L。抗GBM抗体(ELISA和免疫印迹分析),抗核和抗双链DNA抗体,p-ANCA,c-ANCA和冷球蛋白均为阴性。补体水平正常。 HIV,乙肝和丙肝血清学均为阴性。胸部放射线检查正常,超声检查显示肾脏大小正常,皮质回声增加。胸部计算机断层扫描排除了肺泡出血。肾活检显示17个肾小球中有12个出现了新月形,所有肾小球的系膜细胞增多和基质增加,四个肾小球均出现了部分毛细血管内膜增生。间质水肿,淋巴浆细胞浸润散在。免疫荧光(IF)显示IgG(+3)沿毛细管壁[图1] a和IgA(+3)在系膜中[图1] b。{图1}

线性IgG染色与新月型肾小球肾炎的诊断符合“抗肾小球基底膜病”叠加在IgAN上。她接受了三天的静脉(IV)脉搏甲基强的松龙治疗(1000 mg /天),然后口服口服泼尼松龙(开始时1 mg / kg /天,逐渐减量)和每月静脉内500 mg环磷酰胺治疗6个月。她目前正在接受血清肌酐1.5 mg / dL的随访。

Case 2

一位26岁的女性向我们呈现腿部肿胀,面部浮肿和2周持续尿量减少的现象。她的血压为190/110 mmHg。检查发现双腿浮肿,血压为190/110 mmHg。实验室检查显示尿液PCR:8.5和活动性尿沉渣。她的血清肌酐为14.5 mg / dL。所有检查均为阴性,与先前的患者相似。通过IF和ELISA获得的抗GBM抗体(滴度-8.09 RU和>20 RU被视为阳性)均为阴性。

肾活检显示所有存活的肾小球中毛细血管内膜和肾小球系膜增生以及纤维细胞新月体[10/14] [图2]。如果显示IgA(+3) and C3 (+1)在系膜和IgG( +3)毛细管壁上的线性正性。患者接受了血液透析治疗,先静脉给予三剂量的IV脉冲甲基强的松龙,然后口服类固醇和环磷酰胺。患者对治疗无反应,并依赖于透析。{图2}

 Discussion



抗性生殖器疾病占20%所有快速进行性肾小球肾炎(RPGN)。它发生在所有年龄段,在男性的第三个十年中发病率最高,在第六个十年中,男女发病率均相等。[3]非典型抗GBM疾病的特征是,通过常规检测(ELISA,Western blot或间接免疫荧光)缺乏抗GBM抗体且病程相对较温和的患者,沿GBM会出现明亮,线性的免疫球蛋白沉积。标准ELISA采用变性的NC1部分α3(IV)胶原蛋白,Western印迹使用正常GBM的胶原酶消化物,其中含有来自α3 (IV), α4 (IV), and α5(IV)胶原链。 ELISA检测这些抗体的敏感性为87–90%,与Western blot结合使用时可增加至95–99%。所有这些测试都可以检测IgG抗体。因此,IgA或IgM介导的疾病患者仍未被发现。[1]

1998年,在12年后的肾移植受者中首次报道了抗GBM疾病和系膜IgA沉积的报告。[4] Gao等[5]描述了一位38岁的女性,表现相似。最近报道了一名年轻男性的肾小球系膜区抗GBM疾病合并IgA颗粒沉积,并伴有可逆的后白质脑病综合征并伴有循环抗GBM抗体。[6]由IgA自身抗体介导的罕见形式的抗GBM肾小球肾炎也已有文献报道[7]。与经典的IgG相关的抗GBM疾病相比,IgA相关的抗GBM疾病的预后很差。

Moulis等人[8]他描述了5例非典型的抗GBM疾病病例,其中3例通过常规检测方法检测出抗GBM抗体阴性。 Nasr等人[9]报道了20例非典型抗GBM疾病,其特征是在肾活检中呈线性GBM免疫球蛋白沉积,常规检测对血清抗GBM抗体呈阴性。与典型的抗GBM疾病相比,肾小球病理学是异质的,很少有新月形,C3沉积很少,只有27个%发展为终末期肾病(ESRD)。

阴性血清学的可能解释包括:(1)此类患者中的自身抗体可能针对αIV型胶原蛋白的4NC1代替 α3NC1,因此无法通过常规分析检测到。 (2)非典型情况下的抗体可能不足以引起炎症,例如IgG4抗体而不是IgG1,它们很弱,没有固定补体的能力。 (3)由于对肾小球的高亲和力,自身抗体可以处于低水平的循环中。这两个实体之间的关联尚不清楚。最可能的机制是沿GBM的无症状IgA相关免疫复合物沉积,伴随炎症的释放导致构象变化,从而暴露了隐秘抗原位点并导致产生抗GBM抗体。[2],[10]

我们的两名患者均接受了RPGN和肾活检,均显示了新月型肾小球肾炎。两名患者均通过常规方法检测为抗GBM抗体阴性,因此称为非典型方法。两名患者均接受类固醇和环磷酰胺治疗,第一位患者对治疗反应良好,第二位患者进展为ESRD。除了第二位透析依赖的患者具有c3阳性和更多的间质浸润外,无法解释这两名患者之间对治疗反应的差异。关于非典型抗GBM疾病和IgAN重叠的文献很少。肾脏活检将在诊断非典型病例和合并的肾脏病变中非常有用。

致谢

我们要感谢钦奈Renopath的医学博士Anila Abraham Kurien博士在评估肾活检方面的帮助。

财政支持和赞助

零。

利益冲突

没有利益上的冲突。

参考文献

1Kluth DC, Rees AJ. 抗肾小球基底膜病. J Am Soc Nephrol 1999;10:2446-53.
2Rosales IA,Colvin RB。具有特发性线性免疫球蛋白沉积的肾小球疾病:任何其他名称的玫瑰都将是非典型的。肾脏国际2016; 89:750-2。
3哈德逊BG,Tryggvason K,Sundaramoorthy M,尼尔森EG。疾病机理:阿尔波特'综合征,Goodpasture'氏综合征和IV型胶原蛋白。 N Engl J Med 2003; 348:2543-56。
4Trpkov K,Abdulkareem F,Jim K,Solez K.抗GBM抗体疾病的复发与移植相关十二年 从头 IgA肾病。 Clin Nephrol 1998; 49:124-8。
5高乙,李敏,夏雯,温Y,曲正。由于抗肾小球基底膜疾病并发IgA肾病引起的快速进行性肾小球肾炎:一例报道。临床肾病2014; 81:138-41。
6Ge YT, Liao JL, Liang W, Xiong ZY. 抗肾小球基底膜病 combined with IgA nephropathy complicated with reversible posterior leukoencephalopathy Syndrome: An unusual case. Am J Case Rep 2015;16:849-53.
7Ho J,Gibson IW,Zacharias J,Fervenza F,Colon S,Borza DB。 IgA抗GBM疾病的抗原异质性:IgA自身抗体的新肾靶标。 Am J Kidney Dis 2008; 52:761-5。
8Moulis G,Huart A,Guitded J,Fortenfant F,Chauveau D.IgA介导的抗肾小球基底膜疾病:Goodpasture的罕见机制'氏症候群。临床肾脏杂志2012; 5:545-8。
9Nasr SH,Collins AB,Alexander MP,Schraith DF,Herrera Hernandez L,Fidler ME, 等。 非典型抗肾小球基底膜肾炎的临床病理特征和预后。肾脏国际2016; 89:897-908。
10Troxell ML,霍顿特区。非典型抗肾小球基底膜病。临床肾脏杂志2016; 9:211-21。